大众汽车宣布:将成为一家软件驱动的公司


传统汽车巨头,正坚决地与昨天的自己挥手告别。

2月25日的沃尔夫斯堡,看起来与以往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两样。然而,这个曾经的全球汽车中心,却在静悄悄地重塑自我。

在那里,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大众,再度对自己动刀展开大刀阔斧的变革:宣布组建自己的软件部门,这也许是传统汽车产业中最大的软件研发中心。

这个新部门的名称叫做“Digital Car&Service”,一位名叫Christian Senger的哥们出任该部门的负责人,同时兼任大众集团“Digital Car&Service”部门负责人。与此同时,Christian Senger成了大众品牌乘用车的董事会成员。

这则消息,被湮没在了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再度被美国证券委员会盯上的“花边新闻”中。

这让人不免有些伤感,传统汽车世界的NO.1的战略决策,其关注度竟然不如造车新势力的花边新闻。

这样的情况还将持续下去吗?不知道。至少大众集团,要向它说“No!”。

它的CEO迪思,正在驱动变革,决定将大众打造成一家软件驱动的汽车公司,并以此应对软件定义汽车的挑战。

大众的“Digital Car&Service”部门的横空出世,也许是传统汽车世界,截止目前最重要的组织变革。

事实上,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传统车企已经在软件领域进行不断地尝试,包括与科技公司合作组建合资公司,在公司内部设立软件部门等动作,不一而足。

但大众汽车,第一次在董事会层面上,设立专人负责一个汽车公司的软件研发业务。大众直截了当地宣布,软件研发已经上升到与硬件研发同等重要的地步。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也许在不远的将来,甚至于像在大众汽车这样的传统车企,软件研发的重要性,都会超越硬件研发。事实上,几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软件工程师的数量已超过了硬件工程师。

此外,“Digital Car&Service”的负责人Christian Senger不是一位“Nobody”。这位老哥之前的职务是大众e-Mobility产品线的负责人,整个大众汽车集团、乃至整个传统汽车世界大名鼎鼎的MEB平台,就是在Senger的照看之下打造出来的。

MEB平台,饱含了传统汽车世界,反击特斯拉的、所有的、浓烈的情绪。

在2019年的下半年,MEB平台的第一款纯电动车,就会在大众集团德国茨维考工厂投入生产。

大众汽车宣布:将成为一家软件驱动的公司

Senger几乎是被迪思火线调走,担纲“Digital Car&Service”部门的负责人。因为,截止目前,大众汽车集团还没有宣布Senger的继承人。

从这个层面上,对于此时此刻的大众汽车集团而言,“Digital Car&Service”的重要性和优先级超过了MEB平台。

几乎不需要怀疑,大众汽车原来在数字化领域最重要的两个投资,将会纳入到Christian Senger的照看之下。

这两个项目分别是vw.OS和ODP(One Digital Platform),通常意义上,我们可以将其视为大众ID.家族的iOS和App Store。

为了打造汽车OS,大众汽车将为此投资35亿欧元。

vw.OS,基本上开启了传统汽车世界,软件和硬件分离的第一步,也可以用一个比较时髦的词来形容,通过OS,将汽车底层的硬件标准化和抽象化。

此举意味着软件开发者,在编程的时候,再也不需要深入了解汽车中的各个硬件,只需要按照OS规定的交互方式,编写程序和调用硬件。

这是软件定义汽车的基础。

大众汽车集团CEO迪思,是这场变革的操盘手。

2019年1月24日,在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迪思正式提出:在不远的将来,汽车将成为一个软件产品,大众也将会成为一家软件驱动的公司。

迪思认为,相对于动力总成的变化,上述变化对于一家汽车公司而言,是更加重大的变化。

在他亲自撰写的文章中,迪思道:“我们将会见证这个重大变化,而它也必将发生,并充满挑战性。但对大众汽车而言,这也充满着有趣的机遇。”

迪思认为,软件在整个汽车的附加值中,所占的比例正在不断地变大,并最终将会显著地影响汽车的表现甚至是产品定义。

在那篇充满激情的文章中,迪思将汽车定义为“迄今为止最复杂的互联网设备”。

在此之前,迪思的另一位爱将——大众汽车集团产品战略负责人和大众品牌汽车首席战略官Michael Jost,在2018年8月时透露,到2020年,大众品牌计划将所有的新车连上互联网。此举意味着以后每一年,仅仅大众品牌乘用车,就可以新增500万辆的联网汽车。

显然,迪思计划让整个集团的汽车连入互联网。不仅如此,迪思还计划将vw.OS和ODP开放出来,让更多的合作伙伴使用。迪思认为,在“万维网的世界”,数量意味着一切。

确实,数量意味着一切。

这还不是全部的奥秘。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