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风雨中的众泰汽车:30亿救急金难解生死局


  记者了解到,经销商向众泰提出的要求主要是:众泰需要保证君马汽车的售后问题、保证配件供给、退还账户余额,以及兑现向经销商承诺的补贴及保证金等,包括建店补贴、建店保证金、厂家金融贴息、销售返利、渠道返利等。

  双方的谈判进展得很艰难。18时50分,从会议室走出来的经销商代表,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招呼大家晚间到宾馆再开会。

  “关键看执行。” 一位来自四川的经销商对记者称,“像这种集体上门维权的情况,包括这一次已经是第五次了。之前的几次谈判,也达成了部分协议,但问题是众泰汽车没有执行和兑现,或者说推进得太缓慢。所以才会有这一次的集体上门维权。”

  “这次60多位经销商,有明确账目的欠款合计6000余万元,还有约6000多万是没有上账,合计也就1.2亿元~1.3亿元。我们也不懂,众泰汽车这么大的一家整车厂商,怎么就拿不出这么点钱。”经销商代表对记者称。

  “这一次维权,要是没要到钱就不回去了!我们准备打持久战!”来自湖北的经销商对记者称。这一天,是他们来到众泰汽车总部的第三天。

  资金链问题早已暴露

  众泰汽车的资金困境,其上游供应商早已察觉。

  浙江一家汽车零配件上市公司董秘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从去年开始,公司与众泰汽车的业务合作就变得磕磕碰碰起来,货款的结算也开始拖欠,到后面就付不出来。正因如此,2018年结束后,公司就彻底停止了与众泰汽车的供货合作,现在众泰汽车还欠公司好几百万货款。所以,今年众泰汽车要拿货,必须是现款现货。

  据了解,被誉为经济发展“火车头”的汽车产业,产业链条较长,其间接拉动的行业接近50个。

  “从2014年开始,因为担心资金风险,我们就慢慢退出跟众泰汽车的合作了,到现在还欠着我们的货款。”另有浙江汽车零配件上市公司董秘对记者称。

  实际上,众泰汽车的资金链问题早已暴露。证券时报记者发现,从部分上市的汽车零配件公司2018年报及其年报问询函的回复等公开信息也可看出,至少在2018年,众泰汽车已经出现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

  得润电子曾在2018年报问询函回复中透露,其全资子公司合肥得润电子器件有限公司应收众泰集团及其关联方结算期为“月结90天收承兑汇票”,但受其资金紧张影响,收款产生逾期,导致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8161.98万元。今年6月,ST银亿披露的2018年报回复函显示,该公司对众泰汽车子公司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期末的应收账款为5845.04万元,已计提坏账准备金额5245.04万元。

  货款拖欠未结,部分供应商将众泰汽车告上法庭。

  年报显示,2018年,浙江仙通对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404.1万元。针对这笔应收账款,浙江仙通进行了100%的坏账计提,即坏账准备为404.1万元。因为欠款未还,浙江仙通对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发起诉讼。

  今年7月,*ST索凌披露一份期末主要客户的应收账款情况,欠款方就包括众泰汽车。其中,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欠款3325.55万元,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欠款6225.99万元。两家公司合计欠款约占*ST索凌总应收账款的10%。

  目前,因1792.81万元货款纠纷,*ST索凌已起诉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ST索凌相关人士对记者称,公司与众泰汽车已经没有业务往来,合作已经暂停。

  从一车难求到大幅亏损

  众泰汽车的第一款车“众泰2008”,在永康生产基地下线。这里,也是众泰T600诞生之地。

  作为众泰汽车近年的主力车型,众泰T600曾在全国各地卖得火爆,甚至“一车难求”,需要加价提车。一位当地人回忆,大概在2016年~2017年,因为提车难,众泰汽车周边几条马路上,到处停放着前来提货的拉挂大货车。“这些前来提车的拉挂车,因为拿不到现车,一般都需要等上好几天才能走”。

  不过,如今呈现在记者眼前的,却是冷清的空旷大街。

  绕着众泰汽车的总部,记者走了一圈,没有看到一辆等待拉货的空仓货车。在众泰汽车生产厂区的马路另一侧,是一个面积数万平方米的大型露天停车场,一辆辆众泰T600、E200等型号的新车摆放于此。

  据了解,这些车来源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众泰汽车的生产库存,另一部分是经销商的退货。

  从一车难求到滞销,乃至经销商退货,众泰汽车遭遇的尴尬,除了售后服务没跟上,也与自身产品质量问题不无关系。

  • 随机推荐